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言

译言网(www.yeeyan.com)网易官方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初,梁启超曾把翻译当作救国之道,信息时代的今天,中文内容与外语内容相比,质量和数量上仍有巨大差距。让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缩小这个差距,让中文互联网有更多有价值的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从华尔街到街头:一个出租车司机的故事  

2013-01-06 16:5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杰克·阿尔沃(Jack Alvo)每周六天在纽约街头工作——早5点到晚5点的班。他从来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年纪从事出租车司机的工作。

毕竟,十年前,他还在华尔街一年挣回25万美元。他曾为摩根斯坦利在世界贸易中心南楼第73层工作,从事资产管理,他逃过了9·11袭击。

但是杰克于2009年丢掉了他最后一份金融工作,那是在大萧条期间市场崩溃后不久。他仍然想努力坚持,要抚养两个孩子,他现在头发花白,在曼哈顿的钢筋水泥丛林里开着一辆黄色的出租车。

“我陷入了困境,境况变得很艰难”,他简单地说,“从来没有想到会干这个,但是作为一个纽约当地人,我了解这些街道。当我必须开始关注它们的时候,我了解得更好了。”

驾驶出租车也有一种节奏,正如阿尔沃所说,“这个游戏要点科学。早晨,你不要想太早的时候在上东区有人叫车。他们不到7点半是不会起来的。但到哈德逊街,人们更年轻,更有野心。他们要到高盛或美国银行之类的地方上班,你就可以带上他们。”后来,他的声音里有一丝的悲伤,语气有些和缓,“你知道,他们中很多人已经不记得9·11了。对这些年轻人,那没有什么意义了。”  

但是,对杰克意义重大。

他曾经一路从福里斯特西尔斯、纽约皇后区到马萨诸塞州的巴布森学院,直到在华尔街工作。在那个晴朗的星期二早晨,当8点46分第一架飞机撞上北塔楼时,杰克记得他办公室的一个人,曾经躲过了1993年塔楼爆炸,叫喊着冲出办公室。“他跑得如此迅速,赶上了到新泽西的PATH线火车。他可能看到了从西泽西那边撞向大楼的第二架飞机,”他略带笑意地说道。“不过我再提供一个对照吧,另外一个人93年也在那里,他在桌子抽屉里面放了一个防毒面具。他戴上之后,就再没有离开。”混乱中,他开始下楼,但是,后来,好奇占了上风。他在56层停下来,与其他人聚集在一个面对北塔楼的办公室里。“那时候,你看到燃烧的建筑,烟雾、废墟、坠落的人,呼喊着‘上帝呀,上帝呀’的人们。”

他试着打电话跟妻子,她怀孕了,那天呆在家里,但是只能连上语音信箱。然后第二架飞机就撞上了。

“我的膝盖打弯了。就象撞碎的吊灯”,他记得。“在我的上头,就象撞碎玻璃,但是冲击实在太大,感觉就象正好在我脚下一样。我只知道不能呆在那个地方。我回到楼梯井,并开始以较快的速度下楼,50,40、30,这样下。”

他的家人以为他仍然在靠近撞击区域的73层。“他们的确曾经用一个卷尺测量电视,想计算出飞机撞击的地方。他们没有想到其实有充足的时间。”

后来,的确时间很多。

但是后9·11经济最终导致裁员,杰克什么都做过——商品贸易、为一个做贵金属对冲的家族企业工作。一段时间,他因工作穿梭于澳大利亚棕榈滩和佛罗里达,但是经济衰退使他成了一个被轻易丢掉的昂贵选择。

这样,开始了一年的失业期,在他位于哥伦布大道上的“租金稳定型”公寓照顾孩子。对于找工作来说,这是最坏的一段时间,杰克发现自己困于无人的荒野:想快点找个工作自己身价太高;想找个金饭碗自己资历又不够。“象我这样的人,可以用更低的价格取代,你知道,一个早就进了六位数级别的人,我挣的超过25万,很容易由一个认为10万就是世界上最好工作的人所取代。或者可以用两个年轻人来代替”,他说道。

经历发出求职简历,没有回音的几个月之后,阿尔沃开始驾驶出租车谋生。一年多后,他开始将简历挂在出租车椅背上供乘客阅读。他的想法好象是在钓鱼:“如果你曾经钓过鱼,你就知道,你可能要花上一整天在池塘边等,却钓不到一条鱼来。但是如果你熟悉地形,你的机会就会增加。”

随着时间流逝,他得到一些帮助。一位作家帮助他加工简历,另外一个人建议他将其凝炼为一页,放在口袋里。杰克说,“那确实让我对人性保持信心,你学到的一件事就是开出租会有很多交往。”他也得到一些线索——甚至有几次面试——但是没有真正的实现。

“花旗刚解雇11000人,UBS在全球解雇10000,所以我还是在等待状态。”阿尔沃说,“他出入市场已经25年了,等待,我一直有理由安慰自己——马上要选举了,年底了,等到预算落实……但是,随着时间流逝,事情变得更加艰难了。人们看我的眼光也不一样了——你已经两年半没有工作了,不是一年了——这是我唯一丧气的地方。”

杰克在前座以几乎默默无闻的姿态在纽约开车,他看到了分化的加深。“有很多钱的人们,他们曾经受了点影响,但是现在又起来了。他们的银行帐户受到一点影响,但是他们的生活没有。他们只是将工作从4个减少到3个。但是如果你被陷入下滑通道,想回归是极端困难的。”

这是一个反复的乐章,提醒我们正在华盛顿举行听证的财政悬崖争论,反映了超级富豪与中产阶级之间不断扩大的鸿沟。“我们现在象是双城记(所叙述的,即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对不同的人群而言,译者注)”,杰克以一种既是无奈又是失意的声调说道。

但是那不意味着杰克已经放弃了——远非如此。

“我新一年的解决方案是离开出租车行业,回到朝九晚五的工作。这只不过是结束一个生意——我还想写本书。比如可以叫作《从这个街到那个街》——华尔街到真正的街头谋生。我认为这将会是一个生存故事——理解你有时可以有任何东西,当时局艰难时,迫使你选择其他道路。但是,在黑暗隧道的尽头,还有灯光。如果你保持专注,你可以渡过任何难关。”

这不容易,但是,杰克在49岁的时候,仍然坚定,在现实与乐观之间轮回。

“我开出租的时间差不多是我女儿生命的一半了——她六岁。想到这里我很难受”,他说,“但是每当她在我耳边咕咙说:‘爸爸,我希望你找到新工作,我为你骄傲。’她确实用这样的话,‘我为你骄傲。’所以我现在坚持开出租。我从来没有想到会这样。但是我仍然相信所有的东西都会得到解决——日子会好起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