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言

译言网(www.yeeyan.com)网易官方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初,梁启超曾把翻译当作救国之道,信息时代的今天,中文内容与外语内容相比,质量和数量上仍有巨大差距。让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缩小这个差距,让中文互联网有更多有价值的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唐人街的末日  

2012-11-22 00:03: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美国梦破碎了,”自从他来到美国后,几个朋友都先后回国。当我问他是否考虑回国时,他看着站在旁边的女儿,然后,盯着我的眼睛。“我女儿很上进,”他出言谨慎地说,“但我每天都想回去。”

唐人街的末日

译者:斯眉
发布:2012-11-20
10:20:00双语对照 | 查看译者版本

作为旧金山市卡尼街唐人街职业中心的经理,温妮·于(音译)看着工薪阶层客户来来往往。其中大多数人跟39岁的沈明发(音译)一样,都有着成为美国成功移民的素质。39岁的老沈去年与家人移民到了旧金山,希望9岁的女儿将来能说英语。他落脚的第一站选择在唐人街,在那里立刻就能融入社区,有人帮他找工作和解决移民问题。

但最近,于小姐已经看到了转变:客户没有增加,反而在流逝——去追求人们嘴上所说的“中国梦”。

“现在‘美国梦’破碎了,”一天晚上在职业中心老沈告诉我,手指不安地敲击着桌面;他主要用汉语交谈,于小姐充当翻译。大部分时间里,老沈都处于失业状态,如果能找到兼职工作,也会打打零工。出国前,他曾是一名兽医,在一所古文化研究机构工作。“在中国,人们生活得更舒服:房子大,工作好。生活绝对比在这里好很多。”他用手数着认识的几个人,自从他来到美国后,他们都先后回国。当我问他是否考虑回国时,他看着站在旁边的女儿,然后,盯着我的眼睛。“我女儿很上进,”他出言谨慎地说,“但我每天都想回去。”

近些年来,不断有在国外接受教育的中国“海归”在中国政府财政援助、现金奖励、税收减免和住房资助等措施的激励下,返回祖国。2008年,普林斯顿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施一公(ShiYigong),推掉了一笔上千万美元的研究经费,重返中国,成为北京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我的博士后学生得到了很好的工作机会,”普林斯顿大学物理学教授罗伯特·H·奥斯汀(Robert
H. Austin)说。

但是,缺乏技能的人员也在流回中国。中国的劳动力短缺迫使工资升高,工作选择更多。总部设在华盛顿特区的智库美国移民政策研究所(TheMigration
PolicyInstitute)发表了一份截止到2030年的中国人口报告,报告认为,移民是单向移动的观点是错误的:实际上,移民流呈动态变化。“美国人所说的移民,是指人们迁移到美国、停留,并在美国死亡。实际情况从来不是如此,”该研究所主任季米特里奥斯·帕帕德美特里欧说。“从历史上来看,在20世纪上半叶,来到美国的移民中,超过半数都选择了离开。在下半叶,移民回国的比例下降至25、30%。但在今天,当我们谈论中国时,你真正看到的是,更多人正在回国……就采集到的数据而言,规模可能还不算大……效果的显现总是会滞后一些年,但是,随着美国劳动力综合状况的恶化,以及中国形势的可持续发展或变得更好,返家的人数将持续增加。”

在过去五年中,中国到美国的移民数量一直在下降,从高峰期2006年的87307人降至2010年的70863。由于唐人街向来是工薪阶层移民寻求支持的聚集地,中国的崛起和移民流的减少,都注定了唐人街的终结。

规模较小的唐人街已经历了多年衰落,只要看看华盛顿特区就可见一斑,那里的唐人街面积缩小到几个街区,装饰着华丽的欢迎门廊,人流最多的是星巴克和猫头鹰餐厅(Hooters),都挂着中文标识。但是现在,旧金山和纽约的唐人街都在走下坡路,居民人数更少,服务业更多。今年3月公布的美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旧金山唐人街中心区的人数在下降。在曼哈顿,调查显示,唐人街的人数有记忆以来首次下滑,总体数量减少近9%,亚洲人的数量减少14%。

唐人街人口的外流,部分源于工薪阶层被挤出这一传统社区,迁往郊区民族居民区(迁往郊区民族居民区);经济发展持续将居民推向邻近地区和二等特区,如纽约皇后区的法拉盛地区。但需要唐人街网络提供支持的移民的大量涌入,本身就标志着唐人街的衰败。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国以外出生的中国裔纽约人的比例已从2000年的约75%下降到2009年的69%。

唐人街此前也曾一度销声匿迹,那是在20世纪上半叶,各种排斥法案限制了移民的增加。退休建筑师和历史学家、在旧金山唐人街长大的飞利浦·乔伊(PhilipChoy)注意到,自己的街坊四邻已经由原来的中国移民变成了新一代的美籍华人。“如果移民政策不改变,唐人街也许已经消失了,”他最近告诉我。只是在1965年《移民和国籍法修正案》配额提高之后,美国全境的唐人街才重新焕发生机——尤其是纽约、旧金山和洛杉矶的一些社区。

当然,自淘金热以来,华人一直梦想衣锦还乡。正如帕帕德美特里欧告诉我的,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往往会再次重演。只不过现在是在家也能找到财富了。

在倪志伟(Victor Nee)和布莱特·迪百·倪(Brett de Bary
Nee)1973年出版的《LongtimeCaliforn’》中写道,唐人街“实际上与旧金山的每个华人息息相关”,它的消亡意味着美籍华人丧失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两年前,当我为一本描写唐人街的新书搜集写作素材、以纪念当我的家人踏上美国的土地时收留我们的邻居时,这些特区的未来仍不可知。但是,如果中国持续繁荣,唐人街作为工薪阶层移民的入境第一站,将失去存在的必要。相对于前往美国,这些工人有更好的事情可做。

(本文素材来自《大西洋月刊,原文摘自华裔作家徐灵凤的《美国唐人街》(AmericanChinatown: A People’s History of
Five Neighborhoods)》)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