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言

译言网(www.yeeyan.com)网易官方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初,梁启超曾把翻译当作救国之道,信息时代的今天,中文内容与外语内容相比,质量和数量上仍有巨大差距。让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缩小这个差距,让中文互联网有更多有价值的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亚洲将从近期的金融危机中得到什么?  

2008-09-30 15:4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译者:冰涵
作者:James Seward
原文:What lessons will Asia take away from the current financial crisis?
译文:亚洲将从近期的金融危机中得到什么?  (出自译言

     我们在这个博客中对于目前从美国逐渐蔓延到全球的金融动荡的探讨已经涵盖了许多角度,从质疑金融体系到危机给亚洲带来的冲击。我们也注视着亚洲投资者在帮助推动美国财政部纾困两名美国抵押贷款巨头Fannie Mae和Freddie Mac中所扮演的角色。从那时起,美国政府已在金融方面采取或安排大量其他救助。现在,美国国会正在考虑授权将美国财政部购买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最高限额提高到7,000亿美元,以帮助这些机构从这场危机中振作起来,稳定金融市场,特别是抵押贷款市场,并使得信贷流入再次蓬勃。这确实是正在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开展的新领域。

     但是,亚洲决策者从近期一些大型金融机构事实上的国有化和实施积极干预的美国政府的财政制度中得到了哪些经验?我们能否期待已经插手其中的众多亚洲国家政府更多的干预金融市场?这些地区的政府会保持甚至增容其国有金融机构吗?特别是如果我们的目标是扶植的市场价格时,这种干预对于纳税人来说值当吗?归根结底,谁将受益于这种市场金援?

     虽然,来自我们仍置身其中的这一危机的经验教训需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被充分吸收,但似乎亚洲金融决策者已经根据他们对事件的理解采取行动并处理其中的一些问题。看来亚洲决策者已经有五个来自美国基本经验教训(将来会有更多)可以借鉴和运用了。

     第一个经验在于政府干预的目的。最近,一些措施被被探讨,而有些已经被用于振作疲软的证券市场。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亚洲的一些政府——从越南到台湾——打算参考香港在1998年的经验建立一个“稳定基金”以帮助维持股票市场价格。然而,鉴于大部分市场的规模和今年的资本损失,那可能是一种非常昂贵的干预形式,他们并没有这么做。相反,最近在中国已采取了更有针对性的行动。中国政府授权其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公司购买最大的三个国有上市银行的股票以巩固市场的信心,并在阻止颓势,其国内市场仅今年就暴跌了6 0%以上。然而,支撑股票价格已经不是美国政府市场行为的根本目标。其目的在于稳定金融体系——主要集中在抵押贷款市场以及一般信贷市场的直接经济影响。可见,这一经验可能被亚洲误解,因为今年亚洲新兴市场仅在股市下跌了约37 % ,而几乎没有明显的蔓延到更广泛的经济。

     第二类经验是快速形成的金融创新所扮演的角色。亚洲金融监管机构现在很可能将更为谨慎批准任何新形式的证券化和结构性金融产品。没有人会主张将次级债证券推出市场,但令人关注的是所有新的或正在形成的产品将被停止推出。例如在美国仍然表现相对较好的普通类型的抵押贷款和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即使在今天,在所有主要抵押贷款中只有2.4 %不履行)。这类产品曾有可能大举进入亚洲金融业。

     政府扮演直接拥有和管理的金融机构的角色是第三类经验。美国政府已经开始涉足拥有和管理类似Fannie Mae和Freddie Mac或美国保险集团这样的金融机构。这种情况可能出现,但这不是最终目的。这种想法的出现似乎正在吸引中国的注意。同样,这些积极的干预措施的目的是支撑健康的金融机构,并将他们或者他们的一些资产重新配置给私营部门。对于最近美国大多数的模式的失败,问题不仅在于所有权,而在于风险管理不足,不合理的激励和有限的监管和执法等等。唯一的例外是Fannie和Freddie ,两者有一个奇怪的“政府赞助企业” 地位,而政府却没有所有权,而现在在政府的援助下,他们已明显地带有国有色彩,而其最终地位却不明朗。但是,这将会使亚洲的决策者误认为美国政府的行动是在“结束资本主义”并将转向国有制。这一点已被一些媒体和评论家大肆宣扬。

     第四类经验虽然没有被谈论很多,但亚洲的决策者最好认真思考一下,那就是需要制定一个金融危机管理和解决的框架。这些计划将包括是否需要,何时需要以及针对哪些特定类型的行为需要标准的政府干预。有一点很明显,危机中的美国特设政策反应部署迄今还没有起到作用以解决问题或减少市场的不确定性。因此,亚洲金融监管机构,中央银行和财政部门现在有机会作好充分准备,避免遇到美国政府应对目前危机时所遇到的一些问题。

    第五类,也是最后的教训在于宏观角度的新的财务管理和监督体系,这可能将被讨论很长时间,只不过是因为不清楚什么模式,途径和类型的执法最有利于向前发展。但是,这些地方的行动总是相对缓慢的。一个最好的理由是这体系对于部门来说是最基本的原则而且需要高度的战略(政治)认同。因此,亚洲决策者在采取任何行动之前可能需要采取一种观望的态度来对待这些重大问题,因为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当危机才会结束!

     亚洲金融决策者的底线似乎是倾向于得到的一些关于这场正在被审视的危机的早期经验,却采取一种缓慢的方式来应对手中难题。这场危机正逐渐的在我们眼前展现他的全貌,但在适当的时候我们都有望很快看到我们在这里所讨论问题的结果,我们都可以从中学到一些积极的教训以避免在亚洲和世界其他地区重蹈覆辙。


继续阅读:

亚洲将从近期的金融危机中得到什么? - yeeyan.com - 译言
  评论这张
 
阅读(189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