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言

译言网(www.yeeyan.com)网易官方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初,梁启超曾把翻译当作救国之道,信息时代的今天,中文内容与外语内容相比,质量和数量上仍有巨大差距。让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缩小这个差距,让中文互联网有更多有价值的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卫报:美国再次成为欧洲榜样  

2008-12-01 11:11:53|  分类: 卫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译者:commondata
来源:卫报:美国再次成为欧洲榜样

感谢“毛毛和笨笨@yeeyan”推荐本文
Keith Richburg
guardian.co.uk, Sunday October 26 2008 00.01 BST
The Observer, Sunday October 26 2008

1968年夏天,我十岁的时候,罗伯特·肯尼迪赢得加州初选后被暗杀。我在底特律的父亲,一名工会代表及肯尼迪支持者对此感到难过。虽然那时无法真正理解这位总统,但我的政治启蒙已经开始。

“一名黑人可以成为总统么?”我曾天真的提出这个问题。父亲略作思考后回答我说:“不会在我这一代,但可能会在你这一代发生。你将有幸亲自见证那一时刻”。就在今年,我有幸看到原本毫无希望的巴拉克·奥巴马从一名候选人,到民主党提名者,最终入主白宫,缔造奇迹的整个过程。也正是从那之后,我不时想起远在四十年前与父亲的那段对话。去年,父亲不幸撒手人寰,我真的希望他的生命可以延长哪怕一会儿,这样便可目睹那个曾仅被他看作遥远梦想的历程最终化为现实。

我的父亲成长于种族隔离情绪严重的南部城市查尔斯顿,在那里,黑人隔离法(Jim Crow laws)禁止黑人参与投票。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得到更多机会,父亲青年时代便离开家乡,因为美国会为所有人提供机会。尽管父亲目睹并亲历种族歧视,但他从未放弃对美国梦的信仰。他常常这样告诫我,“你有可能成就任何事业”。

后来,我踏入新闻界,成为一名驻外记者,用几乎二十年岁月游历世界。我曾在亚洲,非洲和欧洲生活,目睹父亲永远无法看到的事物。多年以来,我对美国梦的爱慕愈发强烈,即便那个美利坚,或是她的政府似乎并不总是实践自己的梦想。

1990年代中期,我在非洲工作期间,曾经历卢旺达的种族清洗,索马里的大饥荒,以及随处可见的腐败,贫穷和缺乏基本人权的惨象。作为一名黑人,我庆幸自己出生在美国而不是非洲,美国给予我所需的一切机遇和希望。但在美国,那些认为美国并不完美,而且是充斥种族主义之地的黑人社区里,这样的观点无疑会引起强烈不满。

在亚洲生活期间我曾进行两次独立考察,并在东南亚担任通讯记者长达十年。我感受过亚洲人的热情好客,并结交了许多亲密的亚洲朋友。但我也发现,他们往往以我所不知道的陈旧眼光看待美国黑人,虽然这并非公开的种族歧视。比如我一名亲密的亚洲女友,她是香港人,接受英国教育,她曾问我:“为什么你不像其他美国黑人那样讲话?”意思是我从不像她在电影中看到的黑人角色那样使用街头俚语。

亚洲人与美国黑人接触有限,多来自军方,而他们看待黑人的标准往往取自好莱坞,嘻哈电影或是篮球场。

在印尼旅行期间正值民主党高歌猛进,我很想知道,美国用来面对全世界的那张面孔,我们的总统,如果变成一名黑人巴拉克·奥巴马,那里人们的观念会发生多大变化。

但在欧洲的五年(2000-2005)经历告诉我,为所有人的理想提供机会,这正是美国独一无二的特征。

在巴黎居住期间,我曾到欧洲大陆各地做短途旅行。让我吃惊的是欧洲多种民族和文化的丰富多彩,但我很快发现,仍有为数众多排斥有色人种的欧洲人。

巴黎是一座多彩的城市,那里有来自黑非洲,北非,亚洲,特克斯群岛以及其他地方的人种。不过,在商业,媒体及政坛高层,鲜见棕色与黑色面孔。法国拥有六百万来自前殖民地的北非穆斯林,另有两百五十万南撒哈拉黑非洲人。虽然这一数字存在争议,因为在官方看来,为体现平等原则,任何对人种的统计都被视作歧视行为。但明显的事实不容质疑,在法国国民议会577名成员中,除去海外殖民地代表,没有一名黑人或棕色人种。

德国拥有大约三百万穆斯林,绝大多数来自土耳其,但议会中仅有寥寥数名代表。荷兰和瑞典在这方面稍胜一筹,瑞典议会中一些成员祖先来自埃及,厄立特里亚和刚果。仅就数字而言,英国无疑作的更好。他们早在1987年便产生首位黑人议员,其中包括当选工党代表后引发城市种族骚乱的保罗·博阿藤。但一家政治动员组织“黑人投票运动”的领袖告诉我,除非拥有50到60名非白人成员,否则议会无法代表占英国人口十分之一的少数族裔。

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欧洲版本的巴拉克·奥巴马将很难出现。

原因之一是大多数欧洲人并不像我们那样,公开谈论种族或是种族关系问题。而在美国,我们恰恰沉溺于此。为了谈论这个,我们自发组织委员会,工作室和学习班。有无数社团组织献身于种族事业,书店中有关种族历史及种族问题的书籍堆积成山。我们巨细无遗的为每件事情制定措施,从黑人孩子在学校的考试评分,到少数族裔的生活水平。

法国是另一个极端。为了创作该国少数族裔的一个故事,我曾要求得到每个党派中黑人数目的统计清单,但结果如同泥牛入海,渺无音讯。在法国,种族是个隐秘话题。

更为重要的是,多数欧洲人并不把少数族裔居民看作一名公民。他们仍然将其称之为“移民”或是“外来人口”,而不管他们生于此地,讲与他们同样的语言,并与他们共享同一个家乡。

由于议会体制所限,一个欧洲版本的奥巴马很难出现,因为这样一名新手无论是要进入政党名单还是逐级擢升都相当困难。以奥巴马的经历为例,在一个主要国家,新手需要越过那些远比他经验丰富,并更有名气的候选人——比如希拉里·克林顿——直接面对选民。

一年前,无人敢于预言一名黑人候选人将成为主要党派的提名者,并在十一月四日,通过一场超现实的胜利赢得入主白宫的机会。这也证明了奥巴马的技巧,他设法刻意淡化自己的种族色彩。一切似乎从天而降,美国处在历史性时刻。

但美国黑人仍在折磨自己,仍不肯完全相信他们已经达到的成就。所有美国人都应从热烈的政治辞令中清醒过来,开始认真反思这一成就的意义。对于奥巴马来说,他的竞选成败就是美国梦最好的注脚。

我想起自己的父亲,他在南方受到可怕的种族歧视,但仍然给自己的儿子灌输信心:“你有可能成就任何事业”。这意味着每个男孩都可以梦想成为总统,而这样的梦想只能来自美利坚。


继续阅读:
资本主义需要清除而不是调整
德国缺少圣诞老人
我朋友告诉我:别逞英雄,别说自个儿是英国人
百度因付费搜索事件开除员工
中国"开发"西方失业人才

塞纳河畔消失的二手书摊 - 译言 - 译言


  评论这张
 
阅读(4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