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言

译言网(www.yeeyan.com)网易官方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初,梁启超曾把翻译当作救国之道,信息时代的今天,中文内容与外语内容相比,质量和数量上仍有巨大差距。让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缩小这个差距,让中文互联网有更多有价值的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它自己最大的敌人  

2008-11-04 09:4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译者:imacg4
作者:James Fallows
原文:Their Own Worst Enemy
译文:中国——它自己最大的敌人(上)

简介:
        “中国在走向成为世界性主导力量的路途上,面临着两个彼此交织的障碍:它的狭窄心胸和向世人传达真实的自身进步的好消息时体现出来的绝对愚蠢。”
       本文是《连接被重置》一文的作者James Fallows在最新一期《大西洋月刊》上的文章,本文主要肯定了中国取得的进步,也对中国目前有待改善的国际形象的成因进行了分析,详细阅读对了解中国在别国心目中的真实面目有所助益。
       因本文较长,特分为三篇发布,本篇是第一篇,主要描绘中国的当前国际形象。

上——中国的形象

中——中国的现实

下——差距的成因

       在中国呆了两年之后,我还是弄不明白很多事。一直停留在传闻层面的军方在经营大多数盗版DVD事业的说法——这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盗版事业屡禁不绝——究 竟是不是真的?到底是中国文化的哪一点强迫政经首脑把灰发染黑,让这些年过五旬的权势人物的会晤每次都成了一片乌黑亮丽的秀发之海?为什么大公司和政府机 关可以大笔投入资金制作英文版年度报告、宣传册和广告,却很明显从来没想过找一个说地道英语的人看看里边有没有什么让人哭笑不得的错误?(去年,上海一家 博物馆高调举办了一次三峡(The Three Gorges)库区摄影展,门前精美的横幅上用六英尺高的大字写着THE THREE GEORGES(三个乔治)。)为什么北京出租司机差不多总是没有地图——而且在机场载客的时候差不多总是把后备箱塞满自己的坛坛罐罐?可说的还有好多。

       不过其中最关键的一个谜是:中国官方在把自己呈现给世界时究竟是怎么做到如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呢?中国和任何庞大而复杂的国家一样,是个好与坏的混合 体,但我还真没见过别的统治“交通”(译者注:作者这里“communications”是带引号的,个人推测除了表达国内相关部门的职能外也有调侃交通 部Ministry of Communications的意思)组织能做到像这样始终如一的扬短避长。

        类似的例子每天都能碰上,不过我打算从一个公开报道过的事件讲起。今年早些时候,我听说了一条颇有吸引力的新闻,内容有关北京奥运会的一项未公开的政府计 划。在和一名与奥运筹备相关的人士交谈时,我得知了一个试图减少赛事期间可能的来自外国的批评的绝妙计划。中国政府列了一张来访记者和政要可能使用互联网 的酒店、工作场所、网吧和其他场所的清单,在且仅在这些场所,通常存在的“长火墙”限制在奥运期间将被撤销。正如我在一篇关于中国控制的文章(《“连接被重置”》,《大西洋》三月号;译言版)中提过的,这个想法的目的是让外国人来访期间更高兴——也更可能以在自己计算机上的见闻为依据,跟他们国家的朋友说中国比之前的传闻中形容的要开放得多。这是一种足以让孙子以降的战略家们感到自豪的潜移默化之功。

       这个计划体现了一种对外国人的心态和兴趣的老辣见识。它认识到外国人,尤其是记者,喜欢不被监督的到处瞎逛,愿意花更大的功夫进入所谓的禁区里,对他们认 为是未经指导而发现的事实看得格外重。只要对该计划守口如瓶,政府就能通过其结果的言外之意,让那些有影响力的访客“发现”中国的信息流通有多么自由。反 过来,政府方面绝对无需放弃任何东西。让那些来访的政要、运动员和体育解说员搜到一个“自由吐蕃”网站或者找到点在中国被禁的毛片又能怎么样?他们在自己 国家见过的比这厉害多了。

       可当奥运正式召开后,情况开始偏离计划了。记者们从入住奥运酒店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抱怨好多网站无法访问。中国官员们只是呆板的说这里是中国,必须遵守中 国的现行规定:这些傲慢的外国人怎么就表达出了他们因为身份优越不用遵守中国现行法律的意思呢?与提前准备的绝妙计划不同,这些事件都得到了报道。

       与吹嘘过中国对信息自由流通的承诺的国际奥委会秘密商讨后,中国政府悄悄改变了立场。有那么几天,北京某些地区对因特网用户的监控似乎解除了——我在远离 奥运场馆区的公寓里不用虚拟专用网(VPN)也可以访问通常被屏蔽的一些网站,例如BlogSpot的博客。最后监控在除特殊奥运场馆区之外的所有地方恢 复了。到此为止,中国政府把一个可能的公关神来之笔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笑柄。现在外国游客可以跟家乡的朋友们说他们有了一手消息,中国的因特网的确是被审查 的,中国政府可以随意打破奥运期间保持信息自由流动的承诺,以及其他国家可以通过申诉威胁使其回归正轨。

    在外国人看来,这个大错可能并不怎么值得关注或让人惊讶,尤其是根据主要西方媒体一直以来传达的中国政府的愚蠢形象来判断的话。它甚至可能都不被看成是大 错——真的,它只是个标志,说明中国政府曾经想不遵守承诺却被抓包、竭尽所能镇压一切。让我莫名其妙的是它表现出的绝对愚蠢:他们真的以为10000名外 国记者中会没人注意吗?他们是不是觉得没有任何改进的余地了?

       中国政府的决策在另一个著名的奥运事件中更为难懂却更具破坏性,这是最为明目张胆的奥威尔式行为:在奥运期间下令开辟三个区域专门用于“经过许可的抗议” 后,每个举行游行的申请都被拒绝了,提出申请的数人还被逮捕。确实,即使中国在众多领域已经相当开放,可能导致有组织政治抗议的公开游行在事实上仍是绝对 禁区。但是为什么一开始要开辟这些区域,给国际批评以口实呢?究竟是谁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这种纯由自己造成的伤害经常发生,和奥运会的压力毫无关系。每次中国官员或是国营新华通讯社用英文发布新闻稿,称达赖喇嘛为“披着袈裟的豺狼”或是“人面 兽心的恶魔”(译者注:这里原文直译为“‘人面兽心’的人”,参考中文原文译为“人面兽心的恶魔”),其作用只能是建立对达赖及其“分裂分子集团”的国际 同情。今年在北京的民族文化宫举行的西藏主题展上展出了一些照片,照片内容有笑嘻嘻地打开满是啤酒的冰箱的藏人、包括一家位于拉萨的水泥厂在内的一些新工 厂等,主题展的目的是说明中国的治理给当地带来的福祉。类似这样的基础设施建设是新中国介绍发展成果时的最主要的成果。但是,这次主题展在应对“达赖集团”对宗教自由的指责时表现出的是彻底的手足无措。就好像政府聘请了《洋葱》(译者注:The Onion)做形象顾问似的。

       为讨论方便,我们假设接受采访的政经要人都以怀疑或厌恶的眼光看待记者。即使这样,许多国家的政府也不会弄不明白和媒体搞好关系的重要价值。任何拥有与韩 国、台湾省或日本比邻而居的经验的人都知道,他们的商务政府机构在发动“魅力攻势”让有影响力的外国人感到备受关怀、休戚与共时技巧有多高超。中国官方有 时可以对来访的外国政要发动成功的魅力攻势。但在处理外国记者——他们才是外界形成对中国印象的主要贡献者——时中国的发言人和说书人却好像试都懒得试。 可能是我有偏见吧;我向中国提出的记者签证申请被驳回了,因为我可能在这个国家寻找的东西是“不确定”的(我是用其他签证来的中国)。不过中国的新闻政策 好像跟,比方说,Dick Cheney的差不多(除了有目的地阻挡之外),两者反映的观点也是一致的——西方传媒的监督实际上没有必要。我确信这些表现通常是出的漏子,不是精心计 划的操纵。

       这是中国方面表现出的笨拙。我为什么会觉得想不明白这件事呢?因为我在来中国之后发现了两个此前猜都猜不着的事实:中国比它的领导人和发言人塑造的那个国家要好,同样这些领导人在国内看上去要令人印象深刻得多。


继续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