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译言

译言网(www.yeeyan.com)网易官方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上个世纪初,梁启超曾把翻译当作救国之道,信息时代的今天,中文内容与外语内容相比,质量和数量上仍有巨大差距。让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缩小这个差距,让中文互联网有更多有价值的内容。

网易考拉推荐

萨科奇是社会主义者的统战对象吗?  

2008-11-21 10:36:16|  分类: 经济学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学人印刷版
2008年11月13日
译者:CommonData
本文地址:萨科奇是社会主义者的统战对象吗?

本月十四到十六日,法国社会党将召开大会选举一名新党首,地点选在香槟首府兰斯,虽然并非有意,但这的确是个甜美的象征。四名领先候选人并驾齐驱,令这一职位竞争达到白热化。然而,似乎还有一位不会出现在选票上的候选人,即使他最近的表现足以当此殊荣。此人便是现任法国总统,中右翼人士,尼古拉斯·萨科奇。

去年选举时,萨科奇先生曾做出一些承诺:让法国人重新拥有工作,允许他们赚得更多,终结福利文化,并鼓励风险和价值取向。不过,最近这位总统的调子与之前大相径庭。他公开鼓吹“应该结束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并指责所谓“市场专制”行径。他目前正在设立一项“国家战略投资基金”,旨在以此入股法国企业,防止这些公司被海外资本收购。而他的总理,弗朗索瓦·费容已发出威胁,如果银行不向更多公司放贷,就将其收归国有。此外,萨科奇先生还做出保证,将创设十万个由国家资助的就业机会。这种恩赐可是前社会党政府的专利,去年整个选举期间,萨科奇本人对此大加指责。

这种向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举止不可能逃过真正社会主义者的眼睛。欧洲议会社会党组织的德国领导人马丁·舒尔茨先生向法国总统表达了欣赏之意,赞扬他的“谈吐像一个真正的欧洲社会党人”。就总统先生的政治倾向而言,这类一反常态的亲密举止简直是一种讽刺。“我成为社会党人了吗?”,他大感惊讶。“或许是吧”,一些目睹此类模棱两可表态的左翼人士对此耳知肚明,深感改造其理论武器势在必行。法国社会党人,暴躁的皮埃尔·莫斯科维奇先生为此在《巴黎人报》撰文,坚决主张“不,萨科奇先生不是一个社会主义者”。

萨科奇先生对于国家干预的热情部分可解释为经济危机的缘故。但即使美国和英国利用公款援助其企业,这种国家恩赐也被用在最不合适的地方。2003年伊战开始期间,“法国” 这个单词在美国曾等同于“软骨头”,而如今其含义似乎更接近“社会主义”。美国参议员吉姆·伯宁就是一例,当他听说美国政府接管两家按揭贷款巨头(房利美和房地美,译者注)时,不禁感叹自己一觉之后,似乎“在法国醒来”。实际上,萨科奇先生的转向仅仅是对法国国家干涉主义传统的一种回归,而经济危机不过是个预先找好的借口。

然而,对于这类临时抱佛脚的解决方案,美国和英国都认为应该尽快被扭转。但萨科奇先生则不同,他的信仰似乎来自某些地区的某个激进主义国家。长久以来,他一直主张强有力的产业政策,例如,他为此政策提出的理由便是“一旦工厂离去,一切都随之而去”。危机之前的美好时期,他曾与德国学派论战,拥护对欧洲央行的政治制衡。对于那些一度认为与这位中右翼总统毫无共同语言的欧洲社会主义者来说,这番言谈相当受用。类似的还有他对工资帽的拥护和终止金降落伞协议[译注1]的主张,这些言论甚至可被社会主义者的权威著作引述。

与萨科奇先生左倾的华丽调子相比,更让人好奇的是他会有多少实质性政策。到目前为止,出于少说话多办事的原则,法国仅仅捞出一家困难银行:德克夏(Dexia),这是一家法比合资的小型机构。当然,萨科奇先生会毫不犹豫做更多事情。2004年,他任财政部长时,曾对工业巨头阿尔斯通(Alstom)施与援手,令其免于倒闭;该公司后来恢复元气,而国家也靠出售其股票大赚一笔。


然而,在其他案例中,他的高调似乎多于结果。今年初,当钢铁巨头安塞乐米塔尔公司(ArcelorMittal)宣布关闭法国东部Gandrange地方一家工厂时,萨科奇先生冲到现场,并许诺不惜投入国家资金也要救活该厂。可是,自那以后,安塞乐早已宣布部分关闭那家工厂,并把六百名工人调往别处。

其他例子不胜枚举。今年初,萨科奇先生曾光临布洛涅市看望愤怒的渔民,并许诺在法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任期内,对欧盟捕鱼配额进行彻底重审。然而,十二月底法国任期即将届满,但什么都没有发生。或者我们也可以举出控制管理层鑫酬的例子。萨科奇先生曾威胁要对此立法,但他后来接受了在良好规则治理下公司自我调节的形式。

宽容的观察家会赞扬萨科奇实事求是的思路。他试图寻求解决方案,而不是拘泥于意识形态。面对那些身穿工装裤或油布雨衣的愤怒工人,他可能一度考虑过拯救他们的工厂,或完全取消捕鱼配额。但是,平静下来之后,实用主义仍占上风。上个月,萨科奇先生启动了就业计划时曾声称:“我们不能以意识形态去面对人类的苦难”。

另外一种解释可能更为关键。随着衰退逼近,失业上升,萨克奇先生不能容忍困境中的失业者走向左翼。在一名新领袖领导下,社会主义者们或许更为冒失。他或许也希望以此阻止著名革命邮差,反资本主义极左人士奥立佛·贝桑切诺特(Olivier Besancenot)上台,正如大选期间,他通过在移民政策上采取强硬路线以压制极右翼国民阵线一样。

第三个原因,萨科奇先生希望以某些领域的国家干预为掩护,加紧在其他领域推行更为自由的政策。例如,当他公布国家自主就业计划时,同时也表示将放松对小企业的管制,令其雇佣临时工人更为容易。没过多久,他领导的政府表示,将立法把工作年龄提升至70岁。

这是一条敏感之路。夸夸其谈的热情演说之后,除非萨科奇先生拿出足够的实质性举措,否则他不能仅凭口头说服反市场的极左分子。然而他说的的确太多了,另外他还会失去那些明确支持他的人,因为他准备劝说法国人不要超前消费。到目前为止,法国人似乎对其作为颇为满意:根据Ipsos在十一月份做的民意调查,他的支持率上升八个百分点,至49%。如果不够机灵,萨科奇先生做不到这一点。不过,在山头林立的法国政坛,如果想要脚踩N条船的话,他会发现那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继续阅读:
美国流民众生相
凯恩斯“大夫”的中国病人
联合国:贫富悬殊将使中国经济增长减速
卫报:北京的新朋友哥斯达黎加
探秘纽约裸宴

萨科奇是社会主义者的统战对象吗? - 译言 - 译言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